960

肺炎时期的爱情 咫尺天涯

肺炎与爱情有两个相似之处:一是身体会有徵兆,让人呼吸紧张、情绪不稳;二是无可倖免,稍没注意便会染上,但也让人更懂得生命珍贵。在这两点上,肺炎和爱情的作用相近。我们是2020年元旦那天才正式确立关係的,我们都在武汉,我遇到了她,武汉遇到了新冠肺炎。正是热恋阶段,疫情扩散,武汉封城了,为了最好地保护好彼此,我不敢轻易去探望她,自1月22日到2月4日,我们未再见面。1月22日凌晨,我去接她下班,这是封城前,我们最肺炎与爱情有两个相似之处:一是身体会有徵兆,让人呼吸紧张、情绪不稳;二是无可倖免,稍没注意便会染上,但也让人更懂得生命珍贵。在这两点上,肺炎和爱情的作用相近。我们是2020年元旦那天才正式确立关係的,我们都在武汉,我遇到了她,武汉遇到了新冠肺炎。正是热恋阶段,疫情扩散,武汉封城了,为了最好地保护好彼此,我不敢轻易去探望她,自1月22日到2月4日,我们未再见面。1月22日凌晨,我去接她下班,这是封城前,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在车上,她握着我的手很快睡着了。路灯从侧后方将她的髮丝打亮,一头短髮似乎也陷入了极度的疲倦,紧贴着她的脸颊休憩。武汉封城前,为了家中老人的身体健康,她放弃了回家探亲的计画,选择独自在武汉隔离。自封城以来,我们每天从早到晚通过微信聊天,打字、语音、视频轮换着来。彼此每天睁眼后与闭眼前对话的最后一个人,都是对方。我俩互相加油打气,躺在各自家里的床上互相回答心理学家阿瑟‧阿伦的关于爱情的36个问题;交替为对方朗读王海桑的诗歌《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》;互相分享各类美食动图,相约疫情结束后放开肚皮去吃个遍……她总在白天用理智拒绝我前往探望,又在深夜的语音里问我何时才能相见。其实我们住处离得不远,都在江岸区——根据武汉现有的规定,如果我们住不同区,要见面就更艰难了。我家到她家,开车只需要15分钟,而这15分钟的车程,花了我15天时间。2月5日,她14天隔离期已满,我知道她在家已经连续吃了15天泡麵了。我想给她送点新鲜的瓜果蔬菜,又怕把病毒带到她这来,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见她一面。我在超市慌乱地买了些东西,骑上电瓶车动身去她家。我终于抵达她家门口,她替我拍了张照片,这是我们武汉封城后的第一次见面。「我真以为,你準备放下东西就走了。」她说。我握住她的手,眼睛却不敢看她,视线转向客厅中央那副唐卡佛像,嘴里胡乱念叨着:菩萨,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这次冒险出门只是想给她送点吃的,你可千万保佑我们啊,别让我把病毒带到她这来,也别带回家。念叨的间隙,「你看我嘴唇都起溃疡了」,她说。「嗯?」处于高度紧张中的我一时没听清,她便顺手从耳畔摘下口罩,用手指着嘴巴。「你干嘛?」这时我才下意识地惊呼,一边赶紧将她的手拉开,一边开始飞速回忆起我进门后的一系列动作:鞋脱在门外,外套挂在隔间,送来的物资放在厨房,手已洗过三遍,脸也洗过一遍,现在脸上仍戴着口罩。在排除各类潜在的危险后,我才对她说:「我是从外面进来的,可能沾有病毒,你这样做太危险了。」「你太紧张了,不会有事的。」她笑道。是的,我从一小时前走进超市的那一刻起,每一根神经就紧绷了起来。这是我封城后第一次去超市,在1月20日锺南山院士宣告肺炎「人传人」后我就没去过了。看到超市小小的密闭空间内,有近十人摩肩接踵的排着队,还有十多人在超市各处选购着商品,我瞬间觉得脊背发凉。在她家坐了半小时,内心的种种慌乱慢慢平复了下来,这时理智告诉我「应该走了」。我起身向她告别,情感战胜了理智,拥抱,从未想到一个拥抱也有共赴生死的意味。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。骑车返程的路上,我全身一扫来时的紧张与慌乱,迎面而来的春风让我胸中凭添起几分豪气,想到她终可以吃上几顿好的,顿感自己像个火线驰援的英雄。隔天,她在朋友圈一反常态地发了自己做饭的照片,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心安。我不知道这次疫情何时才能结束。但是想着能与她肩并肩一直走下去——生命与勇气就因爱变得充盈,没有止境。\”


1月1日那天夜里赠与女朋友的贺卡,作者在信封上贴了一枝她喜欢的腊梅,里面装着手抄给她的诗句。(凤凰网提供)


肺炎与爱情有两个相似之处:一是身体会有徵兆,让人呼吸紧张、情绪不稳;二是无可倖免,稍没注意便会染上,但也让人更懂得生命珍贵。在这两点上,肺炎和爱情的作用相近。 我们是2020年元旦那天才正式确立关係的,我们都在武汉,我遇到了她,武汉遇到了新冠肺炎。 正是热恋阶段,疫情扩散,武汉封城了,为了最好地保护好彼此,我不敢轻易去探望她,自1月22日到2月4日,我们未再见面。 1月22日凌晨,我去接她下班,这是封城前,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在车上,她握着我的手很快睡着了。路灯从侧后方将她的髮丝打亮,一头短髮似乎也陷入了极度的疲倦,紧贴着她的脸颊休憩。 武汉封城前,为了家中老人的身体健康,她放弃了回家探亲的计画,选择独自在武汉隔离。 自封城以来,我们每天从早到晚通过微信聊天,打字、语音、视频轮换着来。彼此每天睁眼后与闭眼前对话的最后一个人,都是对方。我俩互相加油打气,躺在各自家里的床上互相回答心理学家阿瑟‧阿伦的关于爱情的36个问题;交替为对方朗读王海桑的诗歌《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》;互相分享各类美食动图,相约疫情结束后放开肚皮去吃个遍…… 她总在白天用理智拒绝我前往探望,又在深夜的语音里问我何时才能相见。 其实我们住处离得不远,都在江岸区——根据武汉现有的规定,如果我们住不同区,要见面就更艰难了。我家到她家,开车只需要15分钟,而这15分钟的车程,花了我15天时间。 2月5日,她14天隔离期已满,我知道她在家已经连续吃了15天泡麵了。我想给她送点新鲜的瓜果蔬菜,又怕把病毒带到她这来,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去见她一面。 我在超市慌乱地买了些东西,骑上电瓶车动身去她家。 我终于抵达她家门口,她替我拍了张照片,这是我们武汉封城后的第一次见面。 「我真以为,你準备放下东西就走了。」她说。 我握住她的手,眼睛却不敢看她,视线转向客厅中央那副唐卡佛像,嘴里胡乱念叨着:菩萨,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这次冒险出门只是想给她送点吃的,你可千万保佑我们啊,别让我把病毒带到她这来,也别带回家。 念叨的间隙,「你看我嘴唇都起溃疡了」,她说。 「嗯?」处于高度紧张中的我一时没听清,她便顺手从耳畔摘下口罩,用手指着嘴巴。 「你干嘛?」这时我才下意识地惊呼,一边赶紧将她的手拉开,一边开始飞速回忆起我进门后的一系列动作:鞋脱在门外,外套挂在隔间,送来的物资放在厨房,手已洗过三遍,脸也洗过一遍,现在脸上仍戴着口罩。 在排除各类潜在的危险后,我才对她说:「我是从外面进来的,可能沾有病毒,你这样做太危险了。」 「你太紧张了,不会有事的。」她笑道。 是的,我从一小时前走进超市的那一刻起,每一根神经就紧绷了起来。这是我封城后第一次去超市,在1月20日锺南山院士宣告肺炎「人传人」后我就没去过了。看到超市小小的密闭空间内,有近十人摩肩接踵的排着队,还有十多人在超市各处选购着商品,我瞬间觉得脊背发凉。 在她家坐了半小时,内心的种种慌乱慢慢平复了下来,这时理智告诉我「应该走了」。我起身向她告别,情感战胜了理智,拥抱,从未想到一个拥抱也有共赴生死的意味。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。 骑车返程的路上,我全身一扫来时的紧张与慌乱,迎面而来的春风让我胸中凭添起几分豪气,想到她终可以吃上几顿好的,顿感自己像个火线驰援的英雄。隔天,她在朋友圈一反常态地发了自己做饭的照片,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心安。 我不知道这次疫情何时才能结束。但是想着能与她肩并肩一直走下去——生命与勇气就因爱变得充盈,没有止境。 (旺报)

下一篇:
上一篇:

作者: admin123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返回顶部